乐在其中第二季

乐在其中第二季第20集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@《乐在其中第二季》推荐同类型的欧美剧

有谁知道高校龙中龙第二部剧情没?

屠龙宝刀,点击就送,独特属性,任你打造,我一直在寻找,油腻的师姐在哪里本季DXD的剧情



作文 乐在其中

(一)下雨天,真好江南,烟雨朦胧。小巷静静地流淌在小城间,用优雅的姿态,诠释着小城中的人或事。 矮矮的房屋铺着深黑的瓦片。缝隙间长出些不知何处飘来的草,小小的一株,不起眼却很安静,等待着雨的到来。雨一下,水便从一道一道的空隙间跌落下来,形成一串串风铃。我会特意地走在檐下,享受着雨滴坠落头顶的感觉。一下,一下,仿佛是一个颤动的春天。 于是,门前的水沟便哗哗地响了。细细的,柔柔的,不胜娇羞的……两个手掌宽的水沟中会有浅浅的水滑过,变幻出各种奇异的线条与纹路,交织着,映出矮矮的房檐。偶尔会看见奶奶早晨洗过的菜叶,浮在上面,停停顿顿,终究流向远方。还有邻家小男孩的弹珠,很绚丽,很纯净。不一会儿,会听到“啪啪”的声响,两岁大的孩子光了脚在沟里踩着,一只手笨拙地提着裤角,另一只手在水里划着,一种喜悦漾上心头。妈妈的嗔怪在此刻响起,巷里便热闹起来,雨也欢腾了。被雨浸湿的青石板一直铺到大伯家的院子边上。老榕树就在那儿立着。雨中的叶是绿的,是密的,是静的,是等待着的。始终如一,它为巷里的人们撑起浓荫,树根嵌在青石板间,铺就通往大街的路,很湿,也很诗意。穿拖鞋的孩子在树底下踩起一道道映着笑脸的水花,上蹦下跳,躲猫猫。善于绘画的哥哥推开窗,在檐下描出老树健朗的形态。淅沥的雨丝结着丁香般的优雅,他在画笔下讲述着他的小巷。雨下着,滋润了老树粗壮的树干,抿去了人们心间的粉尘,浸湿了小巷里的事。小巷流淌着,在小城间,在烟雨朦胧中,在人们的心中。真好!用不变的姿态诉说着——就在这下雨天。(二)下雨天,真好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蛙。雨,淅淅沥沥,沥沥淅淅……雨密密地斜织着。伴随着雨,悠扬的箫声萦绕。那样欢快,那样明净。“啪!”箫声戛然而止。父亲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,将巴掌扇向他的女儿。“都初三了,还吹,你能吹出个瑞中吗?还不快给我去复习。”说完,粗暴地夺走女儿手中的箫,扔到地上。女儿呆呆地站着。泪水流过红肿的脸颊,滴到地上,溅到心里。迷茫的眼睛透向窗外。雨不大,但心中却有一场倾盆大雨……下雨天,好吗?女孩埋葬了箫,埋葬了梦,一头扎进书本……从此,树林里少了箫声,课堂中多了提问的声音;山野上少了一个身影,却见教室里有人埋头苦读。她只记得父母的期望,心中只有考上瑞中的呼喊。大家都夸她懂事,都夸她好学,却不知她在雨天里落了多少泪。临考前,父亲的身影移进了女儿的房间。女儿正在出神,父亲轻轻地拍拍她,她仿佛从梦中醒来,震惊地看着父亲。“又下雨了。”父亲说。女儿无语。“出去走走吧。”女儿不相信这是父亲的话。疑惑的眼神射向父亲。目光中,父亲那么的和蔼。“去树林吧!”她的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。她欢快地跑了出去,突然,她转身回来。对,她差点忘了那把尘封的箫。温柔地抚摸着它翠绿的身体,伴随着箫声,女儿的脚印留在了树林中的每一个角落。在这雨中,她尽情地吹,尽情地欢笑。雨点不时落到她脸上,手上、箫上,她全然不知。雨天,她终于找回了遗失许久的自我;她终于从无尽的学习中被释放;她终于能在雨中漫步。她就像一只羞红的小鸟,在山里大声地笑了……雨,淅淅沥沥,沥沥淅淅……下雨天,真好!(三)下雨天,真好雨是水的精魂,在绿树间呜咽地歌唱,在荷花中翕忽地蹦跳,在湖面上轻快地奏乐。这一切,似乎能涤尽尘世的浮华,讲演出千年的诗篇。树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树在山上啜饮着雨后的露珠,扑腾着翅膀的鸟儿在林子里不停地穿梭。偶尔一声蝉叫清脆入耳,零碎晶莹的露珠惊慌失措地幻化成无数的珍珠,把自己隐藏在土壤里。树的根正错综在土里,悄悄地吸纳进这些个“珍珠”。雨点便悄悄地在树的身体里扎根,发芽,茂盛。朋友啊,当你走过雨后的树边,请你仔细听——听那雨点开花的声音……丝丝花雨,淡淡幽香,抹抹日光,幽幽树情,尽在雨后这个初晴的日子里开出最美丽的花朵。荷荷花唇齿上,惟独雨可以弥散的殷红,灿烂了整个人寰。因为我爱荷,所以我愿雨以锐利的武器剪裁我冰淋般的孤独。每当这时,我会坐在荷塘边,看着荷叶与花的依偎,那孤独便如蒸干的水没有了踪迹。那荷花在雨中的呢喃早已定格成我眼中绝版的温柔,但是雨怀疑着荷花的婉约,伸出尾巴拍打它。荷叶总是成为擎高天空的神物,用身体阻挡雨的进攻。有人曾说:“荷叶是荷花的母亲。”是的,不错的。否则,怎么会有叶的点点关怀,细细呵护?这一切,尽在雨中弥散成一幅水彩,牵动母亲的心。湖湖像一面镜子,反射无数的阳光。而雨一来,它却不停抖荡身体,像是紧张,又像是兴奋。在雨点的刺痛下,湖却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欢快的叫喊,不停地颤动着我的心扉。不一会儿,雨点变成了雨锤,沉重地打击着湖的心灵。我问湖:“痛吗?”“不痛,像抚摸。”哦,我明白了,雨是水的精魂,是世上最纯洁最干净的河流。这一切,尽在雨中氤氲成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的境界。忽然很想打着伞儿,旋转着雨点在街上跳舞。然后抛掉伞儿在街心让雨浸进灵魂,复活那死去的心,说一句:“下雨天,真好!”总喜欢安静的地方,没有喧闹,跳动不安得心也会安静地贴着胸,倾听夜地呢喃. 船在河上无边际地漂泊,追随着细浪,一颠一颠的,心都被颠得软软的,酥酥地静卧着,连心跳地节拍都变得缓缓得,懒懒的. 河边的树木,树影慵散地倚着水面.树下的草牵制着月光的脚跟,月亮依旧照着,照得草上都凝结了一层晕辉,莽草也像柔水一样平和温柔了. 我慢慢地跟着月闭上了双眼,总感觉自己就躺在水的怀中,让细流温柔地抚过发丝,贴过脸颊,心都变得柔柔得.微笑情不自禁地爬上了脸,血管里变得懒散的血液突然感到一阵温馨.哦,感觉到了,是月光,它爬上了我的脸,越过我的眉睫,穿过我的发丝.月脚亲切,使得我的身骨一时酥酥软软的……“哗!”我一下子惊醒,确是顽皮的鱼冲破水层感知月光啊.声音跃过夜的宁静,在水面轻轻地荡漾着,荡漾着…… 我无言地笑了,大口地呼吸着,将这醉人的宁静的气息蓄满了心胸,连头发丝里都飘荡这这摄人心魄的气息. 静夜的游丝,跟这月亮轻盈的脚步回旋着,侵入我的皮肤,岁血液充斥着血管,我有些醉了,闭上眼睛,让这难得的月夜包裹着我,使我永远不要醒来。